1

创新、诚信、务实、高效

1
联系我们

广东省广州市浑南新区世纪路6-2号,同方世纪大厦A座1693-1704

英文

024-23609806 024-23609560

传真:0898-23609809-803

凯时在线平台官网
您的位置:主页 > 凯时在线平台官网 >
风动湘江 - 桂林生活网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21-01-13 06:51 来源:admin 阅读:

  一直以来,全州人心中有个梗,湘江战役发生在广西,主战场在全州,一提起湘江战役,全国人民都以为发生在湖南。不能想当然地以为湘江就在湖南,兴安至全州的江也叫湘江,是湘江头子上的那一截。

  其实,这是历史,时间摆在那儿,旧址摆在那儿,战争摆在那儿,谁还能夺了去不成?

  2018年年底,国家的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的一园两馆项目落户广西,一园是指落户全州县才湾镇湘江战役脚山铺阻击战旧址的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园;两馆是指新迁的灌阳县的新圩阻击战史实陈列馆,和兴安县的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纪念馆。

  唉,这不是我们争夺战争荣光的事情,这次战役,牺牲将士三万余人,满山的尸体和子弹壳,满江的尸体和鲜血啊。他们在这片土地上等了85年,今年,政府来给他们收敛,为他们立碑,全国各地人民纷纷赶来祭奠怀念。

  两河镇是全州南大门,新福村委的古岭头村,是右通全州、前通桂林、左通灌阳的丁字路口,红军长征经过此地的部队有军委一纵队、军委二纵队、红一军团、红六军团、红八军团,红九军团经过了隔壁山。

  红军沿湘桂古道进入两河镇境内,经聂家村、隔壁山、古岭头再到板塘村,红三军团、红八军团等部队途经此地受到桂军的追击,许多战士受伤牺牲。西边的砖瓦岭,红八军团遭到了从灌阳北上的桂军先头部队拦截,双方发生激烈交火,后来桂军北上的部队越来越多,源源不断加入战斗,红23师在此牺牲了一千多人。砖瓦岭旁边的那座山叫铁犁冲山,红三军团第6师的红18团从新圩退到这里,与桂军的七个团血拼,最后弹尽粮绝,两千多名红军战士英勇牺牲。现在当地老百姓把这座山改叫烧天岭,来纪念鲜血染红了整个山头的战士。后来有一部分战士冲出包围,也在板塘渡口耳木塘附近被围剿,全军覆没。其中一支因伤病失散的红军队伍,因天上飞机轰炸,地面桂军和民团围追堵截,只好藏于板塘村的耳木洞中,后来被敌人发现,用硫磺、干辣椒和松毛进行烟熏,伤员全部牺牲在洞里。

  2016年11月30日,一拨陌生人来到古岭头的大樟树下转悠,领头是一位老近七旬的白发老人,另外几位是他的儿子、儿媳及孙女。

  老人站在古樟旁,凝视良久,然后拿了钱纸和香蜡,边烧纸,边念念有词,之后老人张开眼,说,父亲大人,您安息吧,我帮您完成了心愿。

  老人说,我们是江西的,我父亲是老红军,他去世时,要我帮他做一件事,当年战友为掩护他们过湘江,在古岭头西南方的一座山上打阻击,后来音信全无,估计牺牲了。古樟下面有口古井,部队经过的时候,战友们都喝了这口井水,当时天上有飞机轰炸,炸弹扔下来,一些战友被炸,幸亏这棵老樟树给他们挡住了。他非常感谢这棵樟树和古井,一直想回来看看它们,想祭奠一下牺牲在此地的战友,但身体不行,走不动,去世时的遗愿就是要我来帮他还这个愿。我父亲说,古樟被飞机扔的炸弹炸出了一个很大的洞,我怎么找不到那个洞呢?

  洞在这里,廖宏发说,七十年代还有很大一个口子,我的孩子还在洞里躲猫猫呢,现在已经长满了,看,还有这么大一个伤疤呢。

  大家围过去,果然看到了那个伤疤,树皮的长势是从四周围拢到一个中心点,形成一个特殊的凹形圆圈,像个光芒四散的太阳。

  2017年春节前,一批红军后代来寻找先辈的痕迹,在隔壁山村的下广山,一位老人发现了一根人腿骨,凑上去看的时候踩到一块碎骨,差点摔倒,捧着这些遗骨,这位老人当场大哭。这一带就是铁犁冲和砖瓦岭战场。下广山有一个待确认的红军无名烈士墓葬群,有二十三个无名烈士散葬点,有坟堆的七个,没有坟堆的十六个。之后的一年,有近百个团体来此祭拜。2016年,隔壁山的村民自发祭祀周边牺牲的红军战士。以后的每年大年初二或者初四,全村外出务工的村民都回到村里,队长廖祖迁领着全村四百人去下关山祭拜,祭拜回来聚餐,再发话定下明年大年初几集体祭拜。他们听长辈们说了发生在这里的战争,田里被飞机扔的炸弹炸出斛桶那么大的坑,山上很多子弹壳,都去捡来换丁丁糖吃,村前的云河庵是红军伤员救护所,对面的大夫祠是红军临时指挥部。

  2018年12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部长黄坤明走访了红军长征走过的隔壁山至古岭头一带的湘桂古道,最后来到了耳木塘。他问瓦子脚村的村民,老红军肖春发的女儿廖戴姣,这蔸竹子下面埋葬了多少红军战士?戴姣说,听大大讲,每一蔸竹子下面都葬着一些红军,这蔸,那蔸,下面都有红军,大大特意种了竹子做记号,洞里面有一百多个。他要我每年都来挂山,生怕他们没地方过年。

  老红军肖春发是在灌阳县瑶上村牌楼被飞机炸伤,被田湾村村民陆锡户救下,请医师为他治好伤,成为失散红军,后过继到瓦子脚村生活,娶妻生子,解放后在板塘村分到房子和田地,成为耳木洞红军烈士的守护人。1973年回了江西老家于都县宽田村委河头村,回去之前叮嘱嫁在瓦子脚的女儿廖戴姣继续守护耳木洞的红军烈士,每年给他的战友挂山。

  黄坤明眼含热泪说,这片土地真是一草一木一忠魂,一山一石一丰碑啊。他们向耳木洞里的战士鞠躬,也向耳木洞外的战士鞠躬。天上下起了大雨,竹叶飒飒,似乎是无数战士在恸哭,他们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自此,确定了纪念林的建设理念,要求按照古岭头战场遗址的原貌,建成一草一木一忠魂,一山一石一丰碑的纪念林区。

  2019年1月21-25日,湘江战役红军遗骸收敛保护工作组到耳木塘进行发掘,在耳木塘溪流旁,石耳附近,竹子底下挖到2具非常完整的遗骸,一个小红军靠着一块石头,伸手去够一只碗,手与碗只差几厘米,却永远够不着,失血过多的身体多么需要碗里那点雨水来补充啊。据村民说,此地曾被多次洪水冲刷,很多红军遗骸已经被洪水带走。耳木洞洞口被泥石堵死,挖开后,洞口约1米高,宽3米,20多米深,洞口进去10米没发现遗骸,也许是被洪水带走了,10米之后,挖掘到8个完整的头骨,共8纸箱遗骸遗物。据考古挖掘专家估算,约20具红军遗骸。

  寻找遗骸的同志在耳木洞里面发现一个被泥堵死的洞口,刨开之后,发现还有一个里洞,约10米深,在里洞发现了红军遗骸。

  3月21日,考古挖掘专家对耳木洞开始二期发掘,在里洞发掘到9个完整的头骨,6纸箱红军遗骸遗物,约15具红军遗骸,铜钱100余枚,铜扣10颗,耳环5只,玉佩2个,怀表1个。在洞外竹子下挖掘到1具,后来本着就地保护的原则,剩下的竹子下面不让再挖掘。

  全市共有发掘遗骸点421个,主要集中在桂北的灌阳、全州、兴安、资源、龙胜和灵川县,截至目前,总共发掘到相对完整的遗骸82具,零散遗骸7465块。其中,全州县作为湘江战役的主战场,对核实的247个遗骸点进行全面发掘,共发掘到相对完整的遗骸51具,发掘到零散遗骸4086块,发掘到子弹、铁刀、铜钱、草鞋等遗物一批。

  耳木塘与古岭头、聂家一起成为红军长征湘江战役全州散葬点之一,正在规划修建红军烈士墓,与耳木洞和竹林原坟连成一个整体,2019年清明立碑纪念。

  加上上刘家30名无名红军烈士墓、才湾镇米花山蒋石林祖孙三代守护的烈士墓、石塘镇天坑群红军舍生崖、石塘镇杨梅山战斗遗址、咸水镇盘龙岗红军烈士墓、安和镇文塘九弓湾千人坑红三十四师烈士墓、金鸡岭烈士墓等,全州县的散葬点共8处;兴安县华江乡无名小红军烈士墓、灵川县九屋镇东源村新寨红军散葬墓等6处;灌阳县水车镇修睦村红军三十四师烈士墓、西山瑶族乡轿顶山红军跳崖处红军墓等4处;资源县两水苗族乡塘洞村塘洞源头散葬点、车田乡养牛坪红军散葬点等3处;龙胜县平等镇寨江红军烈士墓、马堤乡万人界红军烈士墓等3处。修缮保护的零散红军烈士墓一共24处。

  重点修缮保护红军烈士陵园3处。包括在兴安光华铺烈士陵园,修缮红军烈士遗骸集中安放处、生态静默广场,在兴安县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烈士纪念碑园,修建红军烈士雕塑,修缮纪念碑、群雕、静默广场等。在灌阳县新圩阻击战酒海井红军纪念园,修缮红军烈士墓冢及浮雕等。

  抢救性修缮保护湘江战役战场、渡口、指挥所、救护所、宿营地、红军标语等重要遗址遗存13处,包括:全州县凤凰嘴、大坪、屏山三个渡江旧址,古岭头、文塘、麻子渡等突围战旧址3处,兴安县光华铺阻击战遗址、界首渡江旧址等3处,灌阳县新圩阻击战旧址、绝命后卫师战斗遗址、中央制定党的民族政策旧址等5处,资源县、龙胜县各1处。

  1934年11月27日,红军先锋部队控制了湘江的屏山、大坪、凤凰嘴、界首几个重要渡口,为中央红军强渡湘江开通了生命通道。军委纵队准备于11月28日至30日渡江。

  28日,湘军赶至全州,在城西鲁板桥村与红一军团二师五团先头部队交火。五团退至脚山铺布阵,与红四军团、红一师两个团、红二师共同阻击湘军。桂军仍将主力放在灌阳,28日,桂军四个团向光华铺、七个团向新圩发起进攻,湘江战役打响。

  12月1日,主要掩护后续部队过湘江。2日,经红一、三军团的浴血奋战,以惨重的代价掩护中央纵队和后续部队从界首、凤凰嘴渡过湘江,冲过桂黄公路,进入越城岭山区。

  每次陪同艺术团队进行湘江战役采风,基本要走这几个渡江旧址。一次陪同广西书画院的画家采风,在大坪渡口,他们兴奋地对着古商铺拍照,不停问我,这是什么朝代的房子。我说二十多年前的房子。懂古民居建筑的画家立即看出了端倪,指着墙壁说,这不是青砖,是水泥砖,近代修建的。不过,没人管理,房子里外长满了杂草树木,白墙上尽是雨水漏痕,飞檐翘角还完好,小青瓦在雨水里吱吱冒着岚烟。商铺修建在渡口陡坡上,房屋鳞次栉比,非常好看。他们边拍边问,以前这里有这样的房子吗?我说,真正的大坪渡口在大桥上游50米的地方,渡口对面是凤凰镇大坪村,这边是绍水镇洛口村。为了拍摄电影,特意选择洛口村上游河段,这里以前没有村落,没有房子。

  看着他沉思的背影,和滔滔江水,我想起了1997年10月,为红军长征胜利60周年献礼,八一电影制片厂在此地拍摄电影《我的长征》,还调来了驻桂林部队的三个团,我站在桥上看热闹,看着一队队的红军在浮桥上渡江,两岸人山人海,挑担的、抬柜的、牵马的、更多的是拿着大刀和步枪,跟赶集一样。几架飞机过来,突然往江心投下无数炸弹,炸起很高的水柱,红军在水柱之间奔跑,涉水渡江的红军一大片一大片倒进水里,水都红了,还有岸上,机枪扫射,战马嘶鸣,红军成片倒下,硝烟弥漫,树木燃烧,地动山摇。跟真的一样,我十分担心那些在枪弹下奔跑的红军,当时吓得双股颤颤,以为桥在颤抖,生怕大桥吓瘫(万一不小心也被飞机炸断),掉进湘江咋办?赶紧掉转回去。那时是骑单车去的,后来连单车都爬不上了,推着单车跑。

  其实,大坪渡口并未发生战斗,是先锋部队红一军团的渡江旧址,惨烈的渡江战斗发生在凤凰嘴渡口,界首渡口也发生了战斗,当时其他渡口都被敌军封锁,只有凤凰嘴渡口可以渡江。凤凰嘴两边都有村庄,界首渡口西边还是条旧街,不方便拍摄战斗影片,才选择在大坪渡口上游拍摄。

  然后去了凤凰嘴渡口。不过,到达河东渡口,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渡口两边全是建安司村民新修的楼房。渡口旁边有几座砖木结构的老房子,有吊脚楼,还有很多墙壁上写满标语的水泥砖老房子。问建安司的村民,他们知道这里死了很多红军,在送别一位红军遗骸的时候,建安司的村民自发组织了一场告别仪式,村民李荣发朗诵了自己写的《红军烈士追悼诗》,让在场的工作人员听后落泪。渡口高大的竹子下,系着三架带发动机的竹筏,修建了大桥之后,这个渡口基本废弃,竹筏是他们的私人交通工具。河西是李家村,村民还记得去河岸掩埋了很多红军尸体。

  现在正是汛期,下游又修建了水晶岗电站,凤凰嘴渡口水域宽阔,江水泛泛。当时是冬季,已经进入枯水期,水没有现在深,没有浮桥,靠近堵水坝口的地方很浅,水齐膝盖,可以涉水过江。红八军团11000余人由此渡江。因为人多,水深水浅的位置都有红军渡江,满江都是渡江的红军。就跟拍摄电影一样,上有敌机轰炸,后有桂军扫射,情况相当危机。渡过湘江后,这个军团只剩下1200人,最后编入红五军团,红八军团消失了。战士的鲜血染红了湘江。满河的尸体,最后飘到岳湾塘,积在江湾里。直到今天,还有人在栖丘上见到他们的遗骨。湘江战役之后,当地老百姓三年不喝湘江水,十年不食湘江鱼。

  2019年清明,在全州湘江河段三江口举行了缅怀湘江战役红军英烈的公祭活动。参加公祭活动的湘江战役祭奠团是由朱德、彭德怀、张云逸、黄克诚、肖劲光、伍修权、陈士榘、邓华、萧锋、阮平、王直、曹玉成、葛接调等开国将帅及老红军的后代组成。江河肃穆,松柳垂目,他们在雨中静默,倾听85年前红军先烈掀起湘江浪花,在枪林弹雨中强渡湘江,用自己的身躯和鲜血换取了第四次反围剿的胜利。雨中风起,湘江微荡,那些沉在江底的遗骨,埋在两岸的遗骸,都有了感应,这些战士的耳边仍旧回响着朱德总司令的命令:今日作战,我们不为胜利者,即为战败者,胜负关全局。

  全州的民间唢呐吹奏的悲歌,在朦胧的水面飘荡。大家眼含热泪,倾听朱德外孙刘安朗读了自己为此次公祭所作的诗赋《血战湘江赋》。

  值此湘江战役八十五周年暨新中国成立七十华诞之际,我们深切缅怀湘江血战中英勇牺牲的铁血红军将士们!

  铭记英烈功业,弘扬长征精神,牢记初心使命,继承光辉遗志,忠诚、干净、担当,励精图治,为民族之伟大复兴努力奋斗!

  红军后代和全州老百姓把黄菊和白菊的花瓣摘下,撒向湘江,江面颤动,花瓣浮沉。

  来到脚山铺,站在先锋岭脚下,仰望山脊,滚滚硝烟迎面扑来。而今,也是滚滚烟尘,这是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园的建设现场,大家正干得热火朝天。

  纪念园是这个项目的重点建设工程,建设的原则是不大兴土木,做到庄重、简朴、肃穆,体现生态自然。纪念林区设在脚山铺阻击战战场米花山,位于322国道西侧,主要有凭吊区(雕塑长廊)、纪念石林、战壕区等;纪念馆区设在脚山铺阻击战阵地先锋岭,位于322国道东侧,纪念馆以全面展示红军长征全貌为主要内容,包括战略转移踏征程、伟大转折定航向、浴血奋战永向前、革命理想高于天、胜利会师开新局、不忘初心走好新长征路六个部分。纪念馆区与纪念林区通过322国道的下穿隧洞连接。

  凭吊区(雕塑长廊),雕塑作品由鲁迅美术学院创作,整体雕塑长度为80米,平均高度为7米,厚度为3米。前面是一个3000平方米的广场,硬化部分约800平方米,草坪广场约2200平方米。雕塑长廊后面安放着红军烈士遗骸。

  根据中宣部黄坤明部长到全州调研时的指示精神,纪念石林建设主要以古岭头石阵为原型,遵循一草一木一忠魂,一山一石一丰碑的设计理念,以凭吊广场为核心祭奠空间,以自然石阵搭配具有分区特色的绿化种植为景观特色,石阵以独自奋斗,三三两两,四五成群为布置原则,选取桂北大地常见的黑色石灰石和青松、红枫、香樟、银杏、竹子等,将散落在田间地头、河岸山丘的红军烈士遗骸,迁葬于此。烈士棺椁安葬于石阵之中,让民族英雄与挥洒热血的大地融为一体,慰藉英灵。林区保留现状生态基底,打造四季常绿,宁静安详的祭奠氛围。纪念林里的石头代表了湘江战役牺牲的三万红军烈士。体现以山为灵、以木为魂、以石为碑、青山处处埋忠魂,表达对红军英烈的永久纪念。

  脚山铺阻击战战壕,是、率领的红一军团2个师1万2千余人在脚山铺构筑防御工事的遗址留存。他们在此阻击湘军4个师加7个保安团近7万人。脚山铺阻击战是湘江战役中双方投入兵力最多、最惨烈的一场战斗,红一军团损失6000余人,有效阻击敌人5天4夜,为中央机关和红军主力渡江赢得了宝贵的时间。战斗中,第四团团长长期行军打仗劳累过度,身患疟疾,依然披着棉被坚持在一线指挥战斗。第四团政委杨成武不慎负伤,险些牺牲。第五团政委易荡平,率领部队死守阵地,身负重伤不下火线,在防线被攻破的最后一刻,他的警卫员想要背着他撤离阵地,为了不拖累战友、不做俘虏,他说完大功告成,死而无憾,把手枪对准自己的胸膛开枪自杀,舍生取义,把生的希望留给了战友。

  多次来到这里,不到6个月的时间,看着纪念园从无到有。建工会议室、红色文化传承中心会议室、县委常委会议室,经常是白天黑夜开会研讨方案,中央、自治区、桂林市、全州县,指挥者、建筑者上下一心,团结协作,冒着严寒酷暑,顶着烈日星光,晴天全面建设,雨天重点建设,建设项目的进度,由完成10%到20%到80%,一天一变,点滴汇成江河,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园终于有模有样立于眼前。看着大雨中挖掘机高高举起手臂,又咯吱咯吱放开土石,山洪从旁边的壕沟里哗哗流走,身披雨衣的工作人员指挥工人从车上卸下树木,布成一个个石林石阵。一块石一块石埋进黄土,一棵树一棵树三五成群,石树相生相映,一个个战斗故事,通过石阵情景再现,它们在讲述:红军肖春发守护耳木洞烈士的故事,红军舍生取义跳天坑的故事,军民一家亲的连心树的故事......

  大雨之中,山岭静穆,云雾游走在脚山铺战场,仿佛那些牺牲的红军战士,还在坚守阵地,流连忘返,他们几天没吃饭,肚子饿扁了,但是看着送上来的饭菜,想起牺牲的战友,他们一口饭也吃不下。直到现在,他们都没再吃一口饭。他们一直保持紧张的战斗状态,不知道自己已经光荣完成了任务,保护主力红军突破了军的第四道封锁线,粉碎了蒋介石围歼红军于湘江以东的企图,血战湘江是红军长征途中重大战役的第一场,他们已经成为这场战役的英烈,与这片热土融为了一体。对湘江战役烈士遗骸收敛保护工作,成为纪念祝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重要工程。

  几万革命英烈以对党、对革命事业的无限忠诚,勇于胜利、勇于突破、勇于牺牲,竖立起了一座光照千秋的革命丰碑。

  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园于2019年8月27日全部完工,9月12日,举行了纪念园设施落成仪式,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部长黄坤明同志出席活动并讲话,强调要学习贯彻习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铭记革命历史、发扬革命传统,大力弘扬用坚定信念和烈士鲜血铸就的伟大长征精神,激励全党全国人民以高昂的斗争精神走好新时代的长征路。委员、政治工作部主任苗华主持落成仪式。广西自治区党委书记鹿心社致辞。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主席陈武,自治区政协主席蓝天立,退役军人事务部部长孙绍骋出席。

  当天,在纪念林举行了湘江战役红军烈士遗骸安放仪式。小号吹奏的《思念曲》在昔日战场米花山响起来,18名礼兵护送红军烈士遗骸棺椁缓缓进入凭吊广场,孙绍骋在荡气回肠的乐曲里念祭文,全体人员向红军烈士三鞠躬,少先队员行队礼,27名礼兵连续鸣枪9声,枪声震天动地,在我们当地的意思是,这是告诉天地神灵,我们的烈士回家了。每一声枪响都撞击着我的胸膛,它是在跟烈士说话,跟米花山说话,以军人的方式。当那声绵长又庄严的一声--起灵,礼兵迈着整齐的步子,缓缓地送他们入土为安时,我的泪水奔涌而出,85年了,牺牲在桂北土地上的红军烈士,终于光荣入土,永远安息了。

  唐女,70后,桂林市全州县人,在《诗刊》《青年文学》《西湖》《广西文学》《时代文学》等国内正式刊物上发表作品47万字。有中短篇小说被《小说月报》大字版和《海外文摘》转载。作品入选12个选本。出版诗集《在高处》、散文集《云层里的居民》。小说《行走的稻草人》获广西第九届铜鼓奖。

海南织梦58科技有限公司 ICP备案编号: 

电话:0898-66889806 0898-66999560 传真:0898-65489806-808

技术支持:织梦猫